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

2016年首創「松煙薰畫」創作過程首度公開

向中华文化水墨三千年致敬,我于2016年世界首创的「松烟薰画」创作过程首度公开。
自己的松烟自己烧,自己的墨汁自己做。
有2016年拍摄的影片、照片为证,系列作品曾展出於台北、台中、南投等地,並為各大媒體曝光發表。
直接朔源到松煙製作的起點,师法石涛、跳脱中国画南、北宗套路,什么笔不笔墨不墨的,我用薰的。如何?
清初,中國繪畫在董其昌等人倡導的「南北宗」影響下,摹古之風日熾。石濤對這種風氣毫不理會,他強調「我自用我法」,並在畫語錄中說「縱使筆不筆,墨不墨,自有我在。」
我只是效法石濤,不想在傳統、現代水墨套路中走,那沒有意義。
本來在去年2017的「泥述」個展要放一台影片播放機播放過程,後來沒空梳理影片,作罷!
明鄭清領以來台灣過去一直是中華文化邊陲地帶,滯台畫家也因循了「閩習」畫意,也因為這樣意外保留的許多閩南人的常民傳統文化。國府遷台後卻變成中華文化復興基地,來了所謂正統國畫渡海三家,解嚴前後又來個西學為用的水墨現代化。畫來畫去還是那樣,我覺得還不如以古人和自然為師,從土地與材料重新出發,別管那幾千年間的套路,從「燒松煙」的這個源頭開始,再來做古人沒做的嘗試。
西方有一個法國插畫家畫煙燻畫,點的是蠟燭。我是燒做墨汁的松樹枝,並取其松煙來薰畫及做松煙墨汁作畫。應該理念和做法上不同。
以墨為師,在手工做墨的過程得到的啟示。不只是作品,藝術家的工具和材料就是身體的延續。
想到自然復古的媒材而去做的種種嘗試,包括這個古人常用的松煙墨,其實因為要砍樹不環保市面上早就沒有「松煙墨」這種東西,如果您看到了有人在販售松煙墨,那肯定是眼睛業障重。江湖一點訣,不能講破。也是因為買不到所以我才自己燒製,而被松煙嗆到的同時也就產生了這個將做墨的過程變成畫的念頭。
什麼骨法用筆、革中鋒的命、斧劈披麻皴的都是在談「筆」的技法,畫家又不是工匠,應該說士大夫鄙視百工匠人,所以數千年來也不會做墨。我偏偏就從做墨的源頭來思考繪事,向這三千年製墨的傳統及匠師們致敬。











#松煙薰畫# #洪晧倫# #台湾大地原色# 

沒有留言: